我们是一支靠谱的团队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08-11 04:50

  2014年12月,李喜林在电视上看到一则消息:一位年近70岁的空巢老人,儿女均在国外,陪伴他的只有一只狗,一次狗不小心走失后,他不惜以北四环一套两室一厅、价值400万元的房子来寻找自己的爱犬。李喜林看后“脑洞大开”,他萌生出一个想法:“为什么不能设计出一款宠物智能穿戴设备,帮助主人随时追踪自己宠物的方位呢?”

  李喜林敢想也敢做,今年5月,我们团队正式组建,4个月后团队就已经设计出一款防止宠物丢失的智能项圈。这款项圈相当于定位器,主人通过手机上的App平台可以随时追踪自己宠物所在的位置。

  我们的团队由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等大学的硕士与博士组成,既有在互联网从业多年的软硬件工程师也有经验丰富的结构工程师与工业设计师。

  虽然我们来自五湖四海,来自不同的高校也专注于不同的专业领域,但是团队有一个特点,就是怀抱着一个共同的目标,要设计出一款提高宠物智能的产品,增进主人与宠物之间相互了解与协作效能,让宠物更好地成为人类的朋友和助手。

  当然,除此之外,创业更深的目的,是我们渴望改变。我们团队很多成员都是知名高校的硕博毕业,如果选择就业,拿李喜林来说,清华大学计算机系硕士去市场应聘,至少月薪有个1.5万元。但是在这里,我们核心团队的成员却只干活从没有工资,反倒还需要去到处向亲戚朋友借钱。每个行业都有每个行业的弊端,如果就业,你就被固定在一个方向的岗位上,永远只是个螺丝钉。创业虽然艰辛,却可以努力解决行业的弊端,帮助整个行业甚至整个社会发生良性的改变。

  然而,无论在哪个国家,哪个时代,改变总是最困难的,熬夜工作对我们来说都是经常的事情。李喜林跟我说,自创业以来,他基本上每天就只有两个小时的睡眠。另一位硬件工程师熊强恨不得把自己一分为三,既要及时完成导师的任务、做项目,还要投入我们这边的工作,他常常是为了智宠一生通宵写代码,然后洗把脸就去上课。

  举个自身的例子说,一次我为了赶营销方案加班到凌晨4点,眼皮都睁不开了,不禁感叹一句“自己真是爆努力”,然后就倒在床上就睡着了。结果第二天清早起来打开QQ,发现昨夜群里的信息早已“99条+”,大家都在熬夜工作。还有一次我工作到凌晨两点,突然灵机一动有一个新的创意点,就赶紧发在团队的微信群里,本以为明天才能收到回复,结果立马就收到不少人发来的评价。

  有时候团队成员私下聚会时,本先约好“不谈公事,要多放松”,不料聊着聊着话语又成了“这个软件还得改进”、“市场营销的创意还不够好”。我们之间讨论问题从没有所谓的含蓄表达,话语从来都是直来直去,挑刺居多,因为大家彼此信任,不需要那么多客气。

  虽然创业要受到很多外界条件的限制,比如我们团队是以学生为主的团队,社会经验和生产经验不足,一般来说只需要几次调整的产品外观,我们前前后后就修改了十几次以上,但是至今我们从没有怀疑过自己创业的选择。

  创业固然风险很大,没有人可以说有100%的信心会成功,但是我深深记得参加一次创业比赛一位投资人对我们的评语:“你们要是这个项目做差了,我给你们一个新项目,你们一定能做成,因为你们是一支靠谱的团队。”

  创业是面对着一个完全未知的世界,年轻的时候就应该在承受压力中前进。创业得低着头做事,不拼肯定得死,拼还有可能赢。

  2014年12月,李喜林在电视上看到一则消息:一位年近70岁的空巢老人,儿女均在国外,陪伴他的只有一只狗,一次狗不小心走失后,他不惜以北四环一套两室一厅、价值400万元的房子来寻找自己的爱犬。李喜林看后“脑洞大开”,他萌生出一个想法:“为什么不能设计出一款宠物智能穿戴设备,帮助主人随时追踪自己宠物的方位呢?”

  李喜林敢想也敢做,今年5月,我们团队正式组建,4个月后团队就已经设计出一款防止宠物丢失的智能项圈。这款项圈相当于定位器,主人通过手机上的App平台可以随时追踪自己宠物所在的位置。

  我们的团队由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等大学的硕士与博士组成,既有在互联网从业多年的软硬件工程师也有经验丰富的结构工程师与工业设计师。

  虽然我们来自五湖四海,来自不同的高校也专注于不同的专业领域,但是团队有一个特点,就是怀抱着一个共同的目标,要设计出一款提高宠物智能的产品,增进主人与宠物之间相互了解与协作效能,让宠物更好地成为人类的朋友和助手。

  当然,除此之外,创业更深的目的,是我们渴望改变。我们团队很多成员都是知名高校的硕博毕业,如果选择就业,拿李喜林来说,清华大学计算机系硕士去市场应聘,至少月薪有个1.5万元。但是在这里,我们核心团队的成员却只干活从没有工资,反倒还需要去到处向亲戚朋友借钱。每个行业都有每个行业的弊端,如果就业,你就被固定在一个方向的岗位上,永远只是个螺丝钉。创业虽然艰辛,却可以努力解决行业的弊端,帮助整个行业甚至整个社会发生良性的改变。

  然而,无论在哪个国家,哪个时代,改变总是最困难的,熬夜工作对我们来说都是经常的事情。李喜林跟我说,自创业以来,他基本上每天就只有两个小时的睡眠。另一位硬件工程师熊强恨不得把自己一分为三,既要及时完成导师的任务、做项目,还要投入我们这边的工作,他常常是为了智宠一生通宵写代码,然后洗把脸就去上课。

  举个自身的例子说,一次我为了赶营销方案加班到凌晨4点,眼皮都睁不开了,不禁感叹一句“自己真是爆努力”,然后就倒在床上就睡着了。结果第二天清早起来打开QQ,发现昨夜群里的信息早已“99条+”,大家都在熬夜工作。还有一次我工作到凌晨两点,突然灵机一动有一个新的创意点,就赶紧发在团队的微信群里,本以为明天才能收到回复,结果立马就收到不少人发来的评价。

  有时候团队成员私下聚会时,本先约好“不谈公事,要多放松”,不料聊着聊着话语又成了“这个软件还得改进”、“市场营销的创意还不够好”。我们之间讨论问题从没有所谓的含蓄表达,话语从来都是直来直去,挑刺居多,因为大家彼此信任,不需要那么多客气。

  虽然创业要受到很多外界条件的限制,比如我们团队是以学生为主的团队,社会经验和生产经验不足,一般来说只需要几次调整的产品外观,我们前前后后就修改了十几次以上,但是至今我们从没有怀疑过自己创业的选择。

  创业固然风险很大,没有人可以说有100%的信心会成功,但是我深深记得参加一次创业比赛一位投资人对我们的评语:“你们要是这个项目做差了,我给你们一个新项目,你们一定能做成,因为你们是一支靠谱的团队。”

  创业是面对着一个完全未知的世界,年轻的时候就应该在承受压力中前进。创业得低着头做事,不拼肯定得死,拼还有可能赢。